格里戈利·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俄语:Орджоникидзе, Григорий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英语:Grigory Konstantinovich Ordzhonikidze。1886-1937),又称谢尔戈·奥尔忠尼启则(Sergo Ordzhonikidze),苏联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务和国务活动家、政治家。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苏联重工业人民委员。

虽然当时联共(布)中央宣布奥尔忠尼启则是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的,但到1956年苏共二十大时,终于正式宣布了他自杀身亡的史实。著有《奥尔忠尼启则言论集》(1-2卷)。

同义词奥尔忠尼启则一般指格里戈利·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

格里戈利·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早年经历

奥尔忠尼启则1886年10月12日(俄历)生于库塔伊西省绍拉帕尼县戈列沙镇(格鲁吉亚奥尔忠尼启则区)。1901年,进入沙皇俄国第比利斯医士学校学习。1903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参加过1905年外高加索革命,为建立和武装战斗队做了大量组织工作。12月,被捕。1906年5月,被保释出狱。8月,侨居德国。1907年1月,回国继续从事党的工作,任社会民主工党巴库委员会委员。11月,第二次被捕。1909年2月,被流放叶尼塞省。后从流放地逃亡伊朗,按照社会民主工党巴库委员会指示,在伊朗从事革命工作。1911年,进入巴黎隆瑞莫党校学习。同年,遵照列宁指示,返回俄国。1912年1月,以代表身份,出席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六次(布拉格)全俄代表会议,当选为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俄国局委员。4月,在彼得堡第三次被捕,被流放雅库特。
1917年二月革命后,返回彼得格勒,在社会民主工党(布)彼得格勒委员会和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工作。7月,两次潜赴拉兹利夫,向列宁汇报党的情况和听取指示。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做了关于不能让列宁出席反革命法庭的报告。苏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期间,积极参与组织彼得格勒武装起义和粉碎克伦斯基-克拉斯诺夫反革命军队的斗争。

格里戈利·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内战与建设

十月革命胜利后,12月起,历任乌克兰临时特别委员、南俄临时特别委员,负责协调当地苏维埃的组织工作。苏俄国内战争暨反对外国武装干涉时期,任北高加索防御委员会主席。参与组织察里津(今伏尔加格勒)保卫战。1919年起,历任西方面军第16集团军革命军事委员、南方面军第14集团军革命军事委员。参与组织粉碎奥廖尔、克罗梅两地邓尼金白卫军队,参加解放顿巴斯、哈尔科夫及第聂伯河左岸乌克兰地区作战。2月起,历任高加索方面军革命军事委员、北高加索革命委员会主席、北高加索恢复苏维埃政权执行局主席。
1921年,全俄罗斯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执行委员会为表彰他“自国内战争开始后在红军负责岗位上”的战斗功绩,授予他红旗勋章。同年,被选为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委员。1924年3月进入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兼任红旗高加索集团军革命军事委员。1926年7月,被选为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26年11月3日)。11月起,历任联共(布)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工农检查院人民委员、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劳动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30年11月起,历任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主席、苏联重工业人民委员。同年12月任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因其对苏维埃联盟所建立的丰功伟绩,被授予列宁勋章和劳动红旗勋章。是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格里戈利·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失势

米高扬、斯大林、奥尔忠尼启则
奥尔忠尼启则是斯大林的同乡、战友,他们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与斯大林、米高扬多年在格鲁吉亚的梯弗里斯并肩战斗,筹划工人运动和武装起义,人称“高加索三剑客”;1922年在民族自治化事件中,他极力支持斯大林关于莫斯科对非俄罗斯各国加强控制的主张,遭到列宁严厉斥责后,主动为斯大林承担了“粗暴地侮辱格鲁吉亚民族干部”的责任;他坚持“拥护斯大林就是拥护党”的信念,一直支持斯大林同党内反对派的斗争,为击败托洛茨基及“1923年反对派”和“联合反对派”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布哈林的漫画中,奥尔忠尼启则被描绘成一个年少的俄国卫兵。1926年,斯大林完全掌权后,奥成为政治局委员,然而到了1936年,斯大林开始怀疑奥对其的忠诚,特别是当他发现奥开始利用其影响力保护一些被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调查的人物,同时,有传言奥准备在4月的中央全会上作公开抨击斯大林的发言。
依据赫鲁晓夫的回忆录,奥曾经向米高扬吐露,他再没办法应对党内同志无端和武断的谋杀。奥尔忠尼启则的哥哥帕普利亚当时是外高加索铁路部门的领导。他不仅是他的兄长,而且是他革命的引路人。帕普利亚工作干得不错,只是性情急躁,心直口快。他不同意高加索边区党委第一书记贝利亚的许多做法,并在会上直截了当地指出来。贝利亚不能容忍这点,于是他无端被捕,并于1936年被下令枪决。米高扬回忆说,一天,奥尔忠尼启则十分忧郁地对他说:“我哥哥说了许多多余的话,撤他的职也许是正确的。但是他是个正直的人,忠于党,我不怀疑这一点。怎么逮捕这样的人呢?我知道,没有斯大林的同意是不会这样做的。他甚至没有告诉我,要逮捕我哥哥。”
不久,他的外甥、马克耶夫联合企业的经理格里戈里·格瓦哈里亚也消失了。他的好友鲁希莫维奇、古列维奇、托钦斯基等许多人被捕或失踪了。还有许多原来同他要好的同事也消失不见了。亲人、朋友或同事的被镇压,还有已证实贝利亚正在整他的黑材料,并借故对他家进行搜查等。所有这一切使奥尔忠尼启则感到一场矛头对准他的运动正在形成,思想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奥尔忠尼启则主管的工业部门的破坏和怠工已成了当时公审的一大主题,报纸和电台中不断地要人们警惕破坏者的话也直接牵涉到他。他主持的重工业人民委员部的许多高级官员被捕入狱甚至遭到枪杀。在开始把经济工作领导人当作敌人和托派分子进行大逮捕的时候,奥尔忠尼启则站出来为他们辩护,保护他们,他知道这都是些正直和忠诚的人。每个人都有缺点,但这些缺点不是敌对性质的。

格里戈利·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尔忠尼启则自杀身亡

1937年2月17日上午,斯大林与奥尔忠尼启则发生了激烈争吵,长达三十年的友谊一朝破灭,促使奥尔忠尼启则下了自绝的决心。2月18日,即苏共中央全会召开的前一天,奥尔忠尼启则在疾愤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妻子济娜讲述了当时的情况,她说:“在厨房里我听到了两声沉闷的巨响,赶紧跑进卧室……他躺在床上,子弹打穿了胸膛,全身是血……我拉住他的手,摸了摸脉搏、头和嘴,他死了,在瞬间离开了我。”
2月19日,多家报纸报道了奥尔忠尼启则的死讯,并正式公布了由当局授意的医学鉴定:奥尔忠尼启则于1937年2月18日,因心脏麻痹而逝世。在鉴定上签名的共有4个人,后来有3人被处决,1人下落不明。米高扬后来回忆说,斯大林当时是从政治上考虑不允许公布这位苏联领导人的真正死因的,斯大林还说:“如果我们宣布他是自杀的,就无法以应有的方式安葬他。”
奥尔忠尼启则纪念雕像
奥尔忠尼启则葬于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在他身后,苏联有几个城镇以其的名字命名,比如弗拉季高加索(Vladikavkaz)。

发表回复